手机版 English

读书随笔

怀里抱狗的那个人——初二(4)班——杜理哲

 

怀里抱狗的那个人

初二(4)班  杜理哲

  那个女人站在路灯下已经有好几个早晨了,她有一头柔顺飘逸的长发,总是随意地披散在肩两旁,透出一丝丝慵懒性感。双眼看似平静却又不时闪过一道道光,似乎在暗自做什么决定。她怀里抱着一只橄榄球大小的松毛犬,她每天一动不动地站在这儿,似乎注视着远方,却又似乎在用心思考着什么。离开时总会皱眉看看身后的房子。

  这所房子不是别的地方,而是警察局。一个女人整天站在这里究竟有什么意思,局里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如果她是罪犯,哪个罪犯会有这个胆量几个早上站在这个随时会让自己蹲上好几年的地方几个早上?可如果她是来报案的,又为何迟迟不到,又为何眼神里会有不安出现在眸中

  过了几天,一个意外发生了——那个女人把一个信封投到了警局的信箱里,里面,画着一朵妖异浓艳的彼岸花,颜色就像是用一滴滴温热的血调出来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恐吓吗,长官?

  快点去调查那个女人。警官看着这朵美艳妖娆的花,满脸不安。

  静谧中,一阵不详的铃声蓦然响起。

  谁啊?一个男子在昏暗的房间里拿起桌面上被杂物覆盖着的电话。

  我是程冰。

  程冰?不是叫你不要再来烦我的吗?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我在一个仓库里发现了一样东西,不知,是不是你的呢。

  什么……”

  今晚8点,仓库见。我想,也不用告诉你是哪一间了吧。

  ——”

  秦浩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冰冷的手顿时布满了汗珠,他颓然地跌坐到椅子上,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警察小丁和小和收到任务就立刻行动调查了那个女人的住址。为了尊重起见,小丁敲了下门,只是)没想到,门自己开了,扑面而来的是各种化学物质的味道。他们下意识地戴上口罩,小心地踏了进去。

  分头行动

  

  小丁小心地迈着步伐,推开一扇黑色的门,在门的另一边,是一个放满实验器材的房间。她踱到一张桌子前,拿起一台手机,翻看了通话记录,但似乎没什么特别。突然眼角到一小包东西,她用手沾上一点看了看,随后放到鼻子旁闻了闻,顿时脑中警铃大作:海洛因!

  有发现!听到小和的声音,小丁边把海洛因放进一个密封袋里,边冲向旁边的房间。

  师姐,你看小和指着一张照片上某一点。艳红的耳钉!照片上的陌生男子戴着一颗与早上看到的彼岸花一样颜色的耳钉。一种不安的情绪开始漫上心头。小丁把照片翻到后面,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上面的画面,脑海中立即滑过一幕幕情景,可疑的女人,轻掩的门,桌上的手机,不可思议的照片……

  喂喂,开玩笑的吧。

  小和,快,快去调查这台手机的最后通话!小丁握紧手中的照片,心里不停地祈祷:赶得上吗?

  傍晚,警察们纷纷赶到一座仓库前。难道这里就是他们所说的地方?宽大的前门锈迹斑斑,路旁杂草丛生,在杂草堆中的,是一座满被藤蔓缠绕的仓库,墙壁上还长着一片片青苔,很是沧桑。他们悄无声息地部署着,等待男女主角的出现。

  时钟已到八点。

  秦浩嘴里叼根烟,四处张望着溜进了仓库。他着急地四处翻找着什么,可他什么也没找到的时候,他自嘲地靠在墙壁上:切!秦浩,你到底在怕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她一个能干什么大事出来?他得意地拿出另一根烟点燃,转身想要离开。

  ——————”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里面似乎还夹杂着金属管摩擦地面铿铿的声响。

  秦浩恐惧地听着这两个声音,那么熟悉!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楼梯口,似乎稍微失神就会错过什么。果然,一个抱着狗,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让他吃惊的是,她眼中没有了从前的温柔,没有了笑意,没有了飘忽。他看到的是一个满眼冷漠又透露出一丝悲伤的女人。

  你忘了把这个扔掉。程冰把一支沾满了血的水管扔到地上,发出哐哐的滚动声。

  秦浩的瞳孔骤然放大:你,你是怎么知道我……”

  我那时候也在这儿,只是你没有发现。

  秦浩自嘲地低下头:你不会报警吧。”“我想你去自首。程冰的话让他想要发笑,他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得几乎疯狂。他抬起头,露出狰狞的脸:既然我已经杀了两个了,也不在乎再多你一个!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对你就下不了手?反正横着竖着都是死,那倒不如再享享福好一点。可是你不用怕,我会为你举办一场华丽的葬礼,让你走得安心点。说完他便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那早已准备的小刀,如野兽般扑了过去。

  啊,不要——”一声悲鸣久久在空中不能消散。

  嘭!”“不许动!放下武器,举起手来!仓库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警察们举枪指着秦浩。仓库里弥漫着血腥味,里面还夹杂着木头潮湿腐烂的味道。

  秦浩似乎还没反过来,直直地看着冲进来的不速之客。地上绽开一朵殷红的彼岸花,一只松毛犬躺在血泊中,两眼无神,轻轻地嘶叫着。程冰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花容失色,两行滚烫的泪无声地滑过她的脸庞,落在她洁白的裙摆上。欧恩里,欧恩里……”

一年后。

  你说你当时也在仓库,为什么?

  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自从和他分开后,我就常常到那里去,那天晚上,也只是纯属巧合。

  那为什么当时你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而是留下一条条的线索呢?

  我想有足够的时间说服他去自首,但我又害怕他会一错再错,所以才不得已那样做。

  他,是你的爱人吗?小丁回想起那张照片以及照片后的图像。照片的正面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幸福的笑脸,他们的中间是一只可爱的松毛犬。而照片的背面,赫然画着一朵盛开的彼岸花,旁边写着: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曾经是。但当我调查到他走私贩毒时,当他对我说我们结束了时,当他拿起小刀朝我冲来时……我才发现,原来他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温柔的他了。

这个有着温柔眼眸的女人抱着一只松毛狗站在一块墓碑前,对墓碑照片上的人说:浩,你看,only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它现在又可以跑跑跳跳了哦。她还记得他把它送给她时他那狼狈的样子满脸的泥土,满身的水滴。她全不顾身后的小丁,独自微笑着回想以前他们在一起时的样子,可她是不舍的,悲伤的。

小丁原以为她是一个冷漠的女人,现在看她笑起来却是满脸弥漫一种春天般滋润万物的温柔,就算此刻她已泪流满面。

这个,才是真正的她吧

评语:一篇悬疑小说,写的绘声绘色,很有氛围!指导老师:王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