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English

读书随笔

拭去世俗的尘埃——高一(1)班——梁韵怡

 

拭去世俗的尘埃

 

高一(1)班    梁韵怡

 

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

——题记

我一声不吭地望着窗外景色从满目钢筋水泥变为水田片片,感觉身上像是脱了一层盔甲。两天短短的行程,走马观花,但至少,是一次冲净身心灰尘泥垢的洗礼。水、山是撑起我这两天记忆的骨干。客观地说盘龙峡和千层峰的景色不算极险不算太奇,但她悄悄地让人沉静下来。让在城市中喧闹不止急功近利的游客,眼神不再激狂兴奋,沉静如一汪深潭。

悠哉游哉地漫步在山间,星罗棋布地分布的瀑布,从陡坡上倾泻而下,奏响清脆的笛曲,哗啦啦的声音,冲刷的,是路人的脑海。时而温顺可人的瀑布,在山腰的平坦处聚集成深潭,静谧中透露着从容;时而流经陕隘处,看似要断流,却从岩石夹缝中曲折流出,峰回路转,不急不躁。这时候,最想做的,是随意地坐在瀑布边的石板上,任思绪飞舞。看水在山涧中穿行步履匆匆,谁也无法让它停下来。流淌是她的权力,服务于大自然是它不可推却的责任。在漫漫途中,她思索着,任你世间纷争,我自不以得为喜,不以失为忧。她不再彷徨,不再遐想,不再欢笑,也不再忧伤,它默默地踏着坚定的,淙淙的脚步,流向远方。身稳如山岳,坐看云起时。与地相拥,与天共醒。

从容坦然,坚持不懈,生生不息,悦阅一路风景而不曾回头,这或许就是这山间流水最真实的写照。

站在观景平台,仰起头,眯着眼看万里无云的晴空,被群山环绕着的自己仿佛是地上的一粒沙子,快被火辣辣的阳光吞噬。眼前是随风飘摆的树枝不断晃动的光影,参差不齐的风声,一次又一次在群山间回荡,伴随着走路嗒嗒嗒的响声,爽快地和我打招呼,静谧得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步履不再急促,有一下,没一下。河水潺潺,山峦竞秀,什么赶行程什么介绍无关要紧。这里的山峰已经矗立了三万多亿年了,这是一个我无法想象的长度。她基本上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都没有做过,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沉沉默默地,站立了这么久这么久,见证了大地的沧海桑田,眺望着远方的高楼迭起。没有所谓的欲望,没有所谓的杂念。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千层峰群所求的,是与天地共存罢了,身外之物不可留,也不必留。盘龙峡的水,和这里的山都看得透彻,做得决绝。她们一生中只有一个目标,然后不动声息地不事张扬地坚持,不犹豫不后悔也不回头,傻傻地把追求持续到存在的最后一秒,最终无憾。

究竟有多久没有像这样把人放空?我忘了。活在城市,满脑子的知识点和生活中零零杂杂的琐事,如丝丝缕缕的线,一点一点地把人捆住,越缠越紧。我知道我这一辈子也无法达到这儿的山和水不以物喜悲、坚持至终的品质和能力,又或者说,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得到,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用炙热却不失冷静的心,拭去世俗多余的繁重的尘埃,坚定不移地去追求,从容坦然地去坚守。(本文获2009年暑期征文比赛一等奖,发表在市优秀作文集和《侨苑》社刊44期)

 

点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士大夫们对品读山水是很注重的。在山水间,文人墨客读到的不仅仅是美丽,更重要的是大自然的胸怀。他们往往寄情山水,他们能够在山水间寻觅人生的真谛。所以我们有幸读到恬淡清新的田园诗,读到优秀的古典散文。作者的文章,很自然地流露出古代文人雅士的文化气息,为文不造作,移步换形地描景状物,细细道来感悟体会,文字优美清雅,不失为中学生优秀游记。

作者的游记,结构独特,以分类的方法把游程有机地展现给我们,使之既独立又融合于中心,文章显得浑然一体。

作者的议论很自然,内涵深刻,譬如“流淌是她的权力,服务于大自然是它不可推却的责任。在漫漫途中,她思索着,任你世间纷争,我自不以得为喜,不以失为忧。她不再彷徨,不再遐想,不再欢笑,也不再忧伤,它默默地踏着坚定的,淙淙的脚步,流向远方。身稳如山岳,坐看云起时。与地相拥,与天共醒”,又譬如“盘龙峡的水,和这里的山都看得透彻,做得决绝。她们一生中只有一个目标,然后不动声息地不事张扬地坚持,不犹豫不后悔也不回头,傻傻地把追求持续到存在的最后一秒,最终无憾”。最后的点题更是与出惊人“我知道我这一辈子的无法达到这儿的山和水不以物喜悲、坚持至终的品质和能力……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用炙热却不失冷静的心,拭去世俗多余的繁重的尘埃,坚定不移地去追求,从容坦然地去坚守”。愿我们的学子后代坚守清高的情怀,传承我们传统的文化。

 

(指导老师:熊春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