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English

书香动态

墙上文化——2009级初二(10)班——刘秀慧

 

墙上文化

2009初二(10  )班   刘秀慧

 

    我们这一代,被其他人加注了太多贬性的后缀词,“叛逆”、“堕落”、“出格”………但有一个,明显是褒义:“发明一代”。确实,“厕所文化”、“课桌文化”、“衬衫文化”……都出自我们之手。然而,我最熟悉的绝对是“墙上文化”。因为我每次回家,都会经过一个蜷在角落里的“涂鸦天堂”——其实只是一间破屋的烂墙而已。那里,布满了我们“90后”妙语和街画。

“爸妈要我转过身面对他们,然后我就背对了我的未来。”这句话大约是出自某个现在正被家庭和学业压得喘不过气的学生之口吧。这位学生是有智慧的,他使我们明白,每个面对父母的小孩,他们的背后一定是自己仍为X或只待验证结果的未来。

“没有什么愿望能让所有人都幸福。”这话听起来有些消极,但却及其正确。试想一下,当世界和平、没有战争这个美好的愿望实现后,全世界的武器商贩一定会便捶胸顿足便放声大哭道:“快打仗!快打仗!”照这样看,这世界竟真没有能让所有人都幸福的美好愿望。

之前就说了,那烂墙不仅有妙语,更有街画布满那棕色的画布。这破画布并不能阻止那些浓墨重彩的画花的绽放。

墙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大大的、鲜红的词组:“鸦——90”。定是我们叛逆出格的“90后”所为。

其实,“墙”只是一个幌子,它用它看似出格的外表,为我们“90后”撑起一片专供我们发泄的自由天空。

我们害怕父母,所以只能在这写下自己的心里话;我们对学校不屑一顾,所以把满肚的怨言刻在这里。我们羞于表达,所以只能把微茫的“喜欢”烙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即使那语言很豪迈;我们有满腔的凌云壮志,却只能在这儿留下一段小小的无力的文字。

也许我们口是心非,但在这墙上的尽是真实的自己;也许我们离经叛道,但只有这墙知道我们真实的模样。

我们热衷于“墙”,并不是因为它让我们看起来很酷、很有个性,而是因为它给了“被监禁”的我们一块完全自由的广阔天空。

我看着那堵斑驳的墙,心想:感谢“墙上文化”,感谢“墙上文化”为我们撑起的那一片天。

阳光似箭般穿透了密厚的云层,停在墙上某个不起眼的板块中,那有一句话:“‘90’创造了‘墙’,‘墙’造就了‘90’。”

痕迹很新,许是某个“叛逆出格”的“90后”刚刚留下的吧。

“墙上文化”是正值中午的红阳,它用穿破云层的阳光,明媚着仍在“监狱”中的我们这一群“不听话”的“囚犯”。(指导老师:王红玉)